图像自身的汹涌和经久积淀,成就了其如文字一样的符号地位,不过其只是以模拟具像的面目存在。做为符号的图像,因社会、历史、时間、空间因素而固定了其本身的指示和蕴含,又在如此基础上衍生复制,从而能指变得可疑,而所指却异常普泛化、清晰化、僵固化。
本组图像多为手机拍摄,多以符号面目出现,或许,它们无意义间,就只是它们本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