杨勇
黑龙江省/哈尔滨市
23.8万
访问量
喜欢摄影的自由人。

单幅:00
组图:00
文章:00
评论:00
全部作品
2015-10-28 09:50
7
0
660


我居住的小城,在加快平房和棚户区改造的步伐,出入于其间,为房东和房客做一些影像记录,同时也品尝到了他们的酸甜苦辣。

事实上,多年的老房主们对拆迁抱有期望同时,却又难舍曾经伴随生命流逝时光和充满回忆的老宅,拆迁前在老屋中徘徊或者冥想,久久不愿离开。另一些是租房客户,多是外来农民工,在小城拼多年,仍旧是最底层,如今面临城市化,去留选择艰难。对于他们而言,城市消灭平房和棚户,无便宜居所可租,租楼租不起。所以,多半农民工无奈选择打包返乡,另一些重觅新租地,艰难留守。听他们述说在城市居住一事,做一点简单的事情,为他们拍照留念。毕竟这老屋和家什,是他们清贫和坚实生活的一部分.

我想:必然的城市化进程中,需要理智的面对,不能大跃进式的快马加鞭。城市化进程,也不能只是表面要光鲜,打造空楼、空城和业绩工程,还要真正关注和关心那些在城市中艰辛游走的底层打拼者们。安得广厦千万间,而他们如何栖居?关注他们的生活,关注他们的内心,惟有关注和关爱,这个社会才能公正和谐运转起来。


2015-10-16 10:56
16
0
1180


处境,是我们现实的一种。

这些影像记录,无疑缘于我的观看,然而,所见的景象经拍摄所引发的,除却称之为“纪实摄影”,我更感觉它们是“观念”的,事实上,它们来缘于我的“思考”。科技日益发达的时代,铸就了欲望无尽的沃土,国家,民族,政治,阶层,利益分配自古纷争不息,现代社会,因核武器,地球的崩溃似乎就在一瞬之间。海明威的丧钟在敲响,为所有人而鸣,而阿尔贝·加缪的“鼠疫”仍旧未消散并将以种种方式存在。在一个充满“鼠疫”和潜在“鼠疫”的时代,麻木久了,我们可能都是“鼠疫”患者和传播“鼠疫”的人,也都是其中的牺牲者。现实的存在只是一种存在,更高的存在在哪里?不抗争命运是一种虚无,抗争的结果难免也滑向了虚无。然而,这样的过程,或许就是因凝视黑暗和渴望听到回声而让卑微的生命产生了意义。

我渴望:让生命因思考和抗争,而成为自身无尽黑暗中的一缕光。

2015-08-26 15:23
14
0
1383
画家、摄影家、诗人、小说家,总之,好的艺术家,首先应该是一个善于独立思考的人,然后是一个有致良知并身体践行的人,然后才是艺术才华卓越的人。我认可这样的艺术家,即:能通过其艺术品和它的思想性穿透时代现象,直击民族、国家、人类的真相并深有启示录性质的艺术家。
2015-08-05 16:40
11
2
162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