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从来不相信摄影是客观的。我思,我想,我感,触于外物,外物便驭于我心,因而,摄影是心像。把照片拍成超清晰的追求和把照片拍成模糊的执著一样是可疑的。从图像里,我们关键寻求的是心的触动和灵魂的震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