摘要:我写故我在,我拍故我在。生活中我如此度过余生而已。我亦知道,我也是图像洪流时代的图像制造者,我看过垃圾场弃物的最终去处。但,我还要写作,还要拍摄,因我的余生,还要凝视虚无和黑暗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