摘要:我写故我在,我拍故我在。生活中我如此度过余生而已。我亦知道,我也是图像洪流时代的图像制造者,我看过垃圾场弃物的最终去处。但,我还要写作,还要拍摄,因我的余生,还要凝视虚无和黑暗!

(22)

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  不只是风吹过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—— 我的2016影像


   2016年,我46周岁。这一年母亲不断住院,孩子高考艺考,我不断地回到故土,不断地陪孩子外出,旋转得像一只被鞭子抽打的陀螺。这一年,母亲过完生日不久去世,也是不久,儿子考上大学。生活似乎平静下来了,然而我面临的现实更加空旷,更加虚无。我总是抑制不住地怀想母亲,也抑制不住一阵阵对现实的悲哀和愤怒。

    

这一年的下半年,除了写作,我辛苦而认真地办本地一刊物,也抽出时间来拍照。这一年的十月,我将母亲的骨灰带到我居住的小城,选择了群山间的一处安静地带入土安葬。我为群山间长眠的母亲写下了一首诗——《南山书》,悼母亲离世百日。我在诗中写道填上最后一锹黄土,她身前的事全成为/身后的事,我知道,红叶和白雨也知道。/如今,雪花覆盖前,她变成安静的果实,/坠地的种子和萧瑟的山峦,出入于虚无。”那一天,我内心似乎安静了许多,但我的确,我成了孤儿,这世界的孤儿。

 

这一年,我心境已老。如果说,对于写作我还有些许野心,但对于摄影,却抱负少得可怜。这一年,我只是寂寞地拍着自己看到的影像,并不追问其中的意义。有时,我也将影发到自己的微信朋友圈,或者一个我喜欢的摄影网站。摄影,于我,是一种记录中表达的需求了,像我日常生活中吃喝拉撒一样自然寡淡。

 

这一年,中国的摄影界似乎很热闹。各种摄影节连绵,各种摄影活动频多,各种摄影集频闪,各种摄影批评声音频发。图像泛滥的时代,有多少真诚而虔敬的表达被淹没了呢?而文坛又如之何呢?刊物创办者与奖项创办者的互相利益输送,小圈子似的诗会和作品研讨会,还有作代会上发言让我失望的莫言。生活在边缘一隅,真的算很好!

 

我写故我在,我拍故我在。生活中我如此度过余生而已。我亦知道,我也是图像洪流时代的图像制造者,我看过垃圾场弃物的最终去处。但,我还要写作,还要拍摄,因我的余生,还要凝视虚无和黑暗!

 


1_副本11月,密山。母亲201512月住院,2016年元旦转院异地,因糖尿病并发症,肾萎缩,需做透析。我和两个妹妹轮流陪护。

2_副本

21月,绥芬河。一场大雪,北方的冬天凛冽。冰雪无情,抱紧孩子的妇女让我感到了温暖。

L3493104_副本

31月,吉林。儿子在长春参加美术高考,他刚从北京学画回来,一身的疲惫学子。冬阳中,我不忍唤醒他。

L3493438_副本

42月,绥芬河。农历大年前,居住棚户区的老夫妻,冷清中没有节日的气氛。

IMG_4944_副本

52月,绥芬河。小城寺院的燃灯仪式,孩子的清澈眼神。

IMG_5579_副本

62月,绥芬河。拾荒为生的张生和老王在垃圾场的寒风中吃午饭,开来的垃圾车吸引了他们。

村里唱大戏 (13)  杨勇摄影  __副本

73月,绥芬河。小山村里民风还淳朴,村里人唱戏村里人看,图一个乐和。

L3494817_副本

83月,哈尔滨。儿子美术高考结束,又开始文化课的补课时段。送儿子去大庆学习后,回程列车上,经济萧条,乘客亦极少。

L3495701_副本

93月,牡丹江。残疾人王永财,出示证明,希望动迁中得到快速和公平的安置。

L3496121_副本

103月末,牡丹江。寒流仍旧,临近清明节的纸火祭。

L3496379_副本

114月初,绥芬河。居住棚户区的老孙夫妻在废墟里刨地,准备要种些小菜。

IMG_9620_副本

124月,密山。回乡下看母亲,顺便看望另一个村里的铁匠。铁匠说,这行业不赚钱,整个乡里,可能也只剩下他一个铁匠了。

L3497129_副本

134月,密山。乡下平房邻居的孪生兄弟长高了,也学会了玩电脑游戏。老二说,将来我要住高高的大房子。

L3497181_副本

14410日,密山。母亲透析后挑豆子,做豆酱。母亲说,以后你再也吃不着妈做的豆酱了。母亲似乎对她的生命期限有预感。

L3497840_副本

155月,绥芬河。了解教育现状,参观一小学,小学生的眼睛几乎都看向了我的镜头。

L3497944_副本

165月,哈尔滨。参加诗人马永波儿子马原的婚礼,又一茬人长大,来祝福的宾客,多以诗人居多。

L3497983_副本

175月,东宁。中俄边境线上的老房子和光棍汉。标语“针封相对,寸土必争”字迹还很清晰。

L3498023_副本

186月,密山。回乡下给母亲过生日,二妹正在自家无菌室给母亲做透析治疗。

L3498348_副本

1964日,密山。农历429日,母亲生日。晚饭后在村里转,村中心的烧烤,少有村民问津。

L3498600_副本

2069日,密山。儿子高考结束。母亲因糠尿病又住院了。

L3498641_副本

216月,密山。中国人得糖尿病的够多,医院附近的老妇,独守老房,谈到一女儿因糖尿病早逝,难掩悲哀。

L3499434_副本

226月,密山。看望乡下的二姨夫,多年来他一直在精心照顾卧床不起的二姨。

L3500017_副本

237月,绥芬河。来小城的山东打工者,很有才艺,打拼多年,现终日喝劣质酒,拾荒为生。

L3500052_副本

247月,绥芬河。折迁后的废墟,临时居住的农民工后代在玩耍。

L3500307_副本

257月,密山。回故乡祭奠母亲。这水塘一带也要动迁盖高楼,老人居住多年,舍不得。

L3500355_副本

267月,密山。故乡,我五叔和奶奶家倒塌的老房子。

L3500459_副本

278月,牡丹江。即将动迁的小巷。

L3500564_副本

288月,牡丹江。卖房广告牌,饱合的楼市。

L3500708_副本

298月,东宁。在农村打工的农村壮汉,不种地,靠四处游走出卖体力活为生。

L3502574_副本

309月,贵州。遵义会义旧址。

L3502868_副本

319月,齐齐哈尔。讲述房子动迁换不到20平米新楼的下岗女工,离异,儿子患病,无钱治疗和无钱买新楼。

L3503114_副本

329月,齐齐哈尔。某水库中的死鱼。

L3501711_副本339月,陕西延安。扮红军的女孩。

L3503626_副本

34105日,绥芬河。南山公墓安葬下母亲的骨灰。为守墓人也是养蜂人的老光棍拍照。

L3504052_副本

3510月,东宁。某朝族村,店主一人独守,女儿去韩国打工,他说,村里几乎空了。

IMG_8194_副本

3610月,东宁。秋收后,拾稻穗的妇人。

L3504246_副本

3710月,东宁。某乡村小卖店。

L3504683_副本

3811月,牡丹江。居住在拆迁废墟中的老妇拾材归来。

L3504786_副本

3911月,牡丹江。拆迁废墟又空置一冬,楼尚未能建。

L3504817_副本

4011月,绥芬河。小山村荒寂的冬季,黑狗在跑。

L3505003_副本

4212月,绥阳。小镇上的小生意。

IMG_9733_副本

4312月,绥芬河。养老院的老人们。

IMG_0242_副本

4312月,绥芬河。拾荒者在夜色中烧取铜线。

IMG_6295_副本

4412月,绥芬河。有信仰的仪式和人群。

 


评论区
最新评论